联系我们

江苏创清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雪堰镇凤凰村上山庵9号

张工

15295107624

360658604@qq.com

15295107624

黑臭水体返黑返臭!中央环保督察一日通报两起典型案例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0-12访问量:52
督察组发现,2018年长春市黑臭水体治理工作通过考核验收后,由于水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长效管控机制落实不到位等原因,部分水体返黑返臭。

而在山东菏泽,由于仅通过河道清淤、临时截污、生态补水等“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来完成整治达标任务,控源截污等根本性措施未得到落实,也导致了水体返黑返臭问题不断重现。
今年3月,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曾经表示,虽然经过“十三五”的治理,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2914个黑臭水体消除比例已达到98.2%,但地级及以上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并没有结束。这些城市黑臭水体反弹了,依然会进入生态环境部的黑名单,环境部依然会一抓到底去督促治理。



黑臭水体返黑返臭

刚刚过去的“十三五”,黑臭水体治理是水污染防治的重点工作之一。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就是业内俗称的“水十条”。其中明确,2020年底前,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应高于90%。
而根据环境部的统计,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已经初战告捷。截至2020年底,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2914个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了98.2%。
不过,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最近在长春和菏泽却发现,这里虽然曾经暂时消灭了黑臭水体,但由于缺乏长效措施,导致一些河流又返黑返臭了。
在长春,2015年经过排查曾经确定了75个黑臭水体,总长度236公里。经过督察整改,长春市上报确认75个水体于2018年底全部消除黑臭。
不过,最近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长春时,却接到了大量的群众举报,投诉永春河、南溪湿地、抚松明沟、后三家子沟、抚松明沟、绿园明沟、翟家明沟等存在污水直排或黑臭等问题。
鉴于此,督察组专门到现场进行了抽查回访,结果发现群众信访举报的问题基本属实。
现场的检测结果也证实了黑臭水体返黑返臭的结论。以后三家子沟为例,督察组现场取样监测显示,其COD、氨氮、总磷、溶解氧浓度分别为228毫克/升、23.7毫克/升、3.26毫克/升和0毫克/升,为“重度黑臭”。
▼2021年9月13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后三家子沟水体为重度黑臭

微信图片_20211012164101.jpg

在菏泽,2018和2019年,该市曾经两次上报完成黑臭水体整治年度任务目标,并通过了山东省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督查组的现场检查。

不过,由于菏泽市只是通过一些“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来完成任务,导致水体返黑返臭问题不断重现。

早在此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之前,山东省内的检查就发现过这一问题,并且已经进行过一轮整改。

2020年8月,山东省《问政山东》节目曝光菏泽市黑臭水体问题,点名青年湖、洙水河、赵王河等多处水体黑臭、污水直排问题;2020年11月,山东省生态环境委员会办公室也函告菏泽市,对双月湖、银川路沟等9条已完成整治的水体返黑返臭现象进行预警。

随后,菏泽市再次通过封堵污水直排口、临时生态补水换水、河道垃圾打捞等方式,取得了暂时成效,并于2020年12月通过了山东省有关部门组织的长制久清专家评审。

不过,由于这些整改措施大多还是临时性的,治标不治本,所以时间一长就又“原形毕露”了。

今年6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暗查时发现,菏泽市赵王河、外护堤河、青年湖等水体都存在生活污水直排或溢流现象,小黑河等水体更是有部分河段呈重度黑臭。在菏泽市高新区,还有一条长约600米的黑臭水体直接汇入刁屯河,沿线十余家营业门市及和信汽车城生活污水直排,水体严重黑臭。
▼2021年9月,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菏泽市高新区一条长约600米的黑臭水体直接汇入刁屯河
微信图片_20211012164112.jpg
山东省设区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水质月度监测结果也显示,2021年3月以来,菏泽市每个月都有水体返黑返臭情况,其中4月份全省共有6条返黑返臭水体,菏泽市就占了4条,占比2/3。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长春还是菏泽,当年为了治理黑臭水体都是花了“大本钱”的。
以菏泽为例,据“菏泽新闻联播”报道,菏泽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项目计划总投资为21.85亿元,通过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活水保质等措施,对城区11条黑臭水体进行系统治理,使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还老百姓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的生态景观。

而在长春,为了治理黑臭水体,两年时间更是曾经累计投入60亿元。
如今,花费几十亿元,好不容易才治理好的黑臭水体却又返黑返臭,结果无疑令人痛心,也更加引人深思,黑臭水体为什么会返黑返臭?



黑臭水体治理“治标不治本”

黑臭水体为什么会返黑返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给出了原因。
原因之一是只采取临时措施,治标不治本。
例如,在菏泽,该市第一次治理时只是通过河道清淤、临时截污、生态补水等方式来完成整治达标任务,而没有落实控源截污等根本性措施。黑臭水体返黑返臭后第一次整改,又是只是通过封堵污水直排口、临时生态补水换水、河道垃圾打捞等方式,取得暂时成效。
在长春,也是由于水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长效管控机制落实不到位等原因,导致部分水体返黑返臭。
督察组表示,长春市为解决南部、西部、北郊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行及污水溢流等问题,从2018年起陆续建设了3座合计9.35万吨/天的生活污水临时应急处理设施,实际每天平均处理水量约8万吨。
但是,这些临时设施污染物处理效率低,出水水质差。现场取样监测显示,这些设施排水的COD和氨氮浓度最高分别达209毫克/升和18.04毫克/升,严重超标。
正是由于水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导致这些地方仍然有污水直排的现象存在。督察组就在长春市众恒路桥下和光谷大街桥下发现两处排污口,每天合计约有4万吨生活污水直排永春河,污水与河水“泾渭分明”,臭气熏天。
▼2021年8月30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众恒路桥下排污口大量污水直排永春河,污水与河水“泾渭分明”
微信图片_20211012164123.jpg
对于黑臭水体治理“治标不治本”这一现象,生态环境部其实早有结论。环境部水司司长张波曾经表示,他们不是笼统地反对治标的措施,时间紧、任务重,治标可以为治本赢得时间,关键在于不能单治标不治本,那就是形式主义了。
此外,还有一些城市采用的是临时性的污水处理设施,把污水放到河道里来,再在河道下游建一个临时性的污水处理设施,这种的问题是效果不能保证,而且下雨的时候根本挡不住,很容易造成水体黑臭。
原因之二是长效管控机制落实不到位,制度形同虚设。
黑臭水体治理,一个很重要的责任机制就是“河长制”,但是在长春,这个“河长”却是形同虚设。
督察发现,长春市虽然设立了区级、街道级河长,但大部分河长在巡河过程中未发现任何问题,对河道淤泥上浮、水质恶化甚至返黑返臭等问题视而不见。
此外,水质监测工作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从督察组调阅的监测报告情况看,监测数据均没有反映部分水体水质恶化甚至返黑返臭的问题,存在工作不严不实的问题。
督察组表示,长春市一些长效管控机制落实明显不到位,存在失职失责问题。



黑臭水体反弹将进入生态环境部“黑名单”

据《环保圈》统计,此次通报,还是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第一次通报“黑臭水体返黑返臭”的典型案例。
在这之前,只有2018年12月时,当时还是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督察组在安徽芜湖发现有46条已完成整治的黑臭水体,近1/3返黑返臭。
再有就是在2020年5月,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情况时,曾经表示上海市中心城区26条已完成整治的河道中有12条氨氮浓度大幅上升,局部返黑返臭明显。
不过,那些信息都是零零碎碎的,散见于督察反馈之中。通过“典型案例”这一形式,集中通报“黑臭水体返黑返臭”问题,而且一下就是两个,这在历史上还是头一次。
如此集中的通报,释放出强烈的信号意义。
为什么?因为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经过过去5年的努力,黑臭水体治理工作已经初见成效。
今年3月30日,生态环境部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水司司长张波表示,近年来,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全国各级各部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决打赢打好碧水保卫战,我国水生态环境保护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截至2020年底,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2914个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98.2%,
▼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
微信图片_20211012164129.jpg
下一阶段,黑臭水体治理将进入新的领域。张波表示,“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要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这就意味着只要是城市建成区的黑臭水体都要纳入攻坚战的范围。县级城市治理黑臭水体还是比较复杂的,有的经济实力强,有的经济实力弱,有的是历史古城,有的是新城,情况比较复杂。
这意味着,“十四五”时期黑臭水体治理的主战场将从“地级及以上城市”向“县级市”扩展,最终目标是“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
不过,张波也特别指出,地级及以上城市的黑臭水体治理并没有结束,还是要努力实现长治久清。
“这些城市黑臭水体反弹了,依然会进入生态环境部的黑名单,我们依然会一抓到底去督促治理。”他说。
这一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一下子通报两个黑臭水体返黑返臭的典型案例,无疑就是张波所说的“一抓到底”。一旦地级及以上城市的黑臭水体出现返黑返臭,依然会是生态环境部关注的对象。
事实上,生态环境部很早就已经关注到黑臭水体返黑返臭的问题了。早在2018年7月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张波就表示,一些老百姓曾经反映,说这条黑臭水体都整治了好几次了,都变清了好几回了,每一次采取一些治标的措施之后就宣传我们治好了,甚至有鱼了,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又返黑返臭了。几次之后,老百姓觉得你们是走过场,是一阵风。
张波表示,这些搞治标不治本、搞形式主义的地方,可以丢掉幻想了。因为问题一旦列入国家清单,环境部就会一盯到底,不获全胜不收兵。不仅是2018年督,2019年、2020年,甚至2021年之后他们还会继续督,直到这个问题彻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