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江苏创清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雪堰镇凤凰村上山庵9号

张工

15295107624

360658604@qq.com

15295107624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4起污泥案例,透露出什么信号?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0-12访问量:69
从2019年7月开始,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经开展了四批,总共通报过92个典型案例。92个典型案例中,“污泥”案例一共有4个,占比约4%,是环保产业被通报次数最多的问题类型之一。

这4起“污泥”案例分别是:天津市青凝侯污泥填埋场污泥违规处置危害环境、北京市平谷区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乱象丛生、辽宁省朝阳市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推进不力,以及“四川遂宁污泥处置监管严重缺失,以土壤改良之名行非法填埋之实”。

4起“污泥”案例中,都反映出哪些类型的问题?根据《环保圈》的统计,数量最多的是“污泥违规堆存”,其次是“污泥处置设施投运迟缓”,第三是“污泥非法填埋”,此外还有一些污泥非法处置等问题,如冒充有机肥原料,用于园林绿化等。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对污泥问题的重视,对于环保产业来讲其实是一个利好,它有利于推动地方加快污泥处置设施建设,释放出更多的市场机会。
据辰于咨询公司预测,未来五年,我国污泥处理市场将保持10.8%的复合增长,到2025年达到453亿元的投运规模。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4起污泥案例

国庆节前,《环保圈》已经给大家总结过“垃圾”案例的几条规律,今天再给大家说说污泥方面的案例。
首先还是简单回顾一下总体情况,我们这次系列盘点的对象是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它开始于2019年7月,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展过四批,总计通报了92个典型案例。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典型案例


这92个典型案例中,有多少个“污泥”案例?
答案是4个。
横向对比垃圾,这个数量并不算多。垃圾的案例是9个,占比约10%。污泥案例则只有4个,占比总数约4%。
不过,考虑到垃圾是大类,而污泥只是一个小的细分领域,能够有4则案例通报,数量已经不少了。
这4起污泥案例分别是什么?

1、天津市青凝侯污泥填埋场污泥违规处置危害环境

2、北京市平谷区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乱象丛生

3、辽宁省朝阳市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推进不力

4、以土壤改良之名行非法填埋之实四川遂宁污泥处置监管严重缺失


常看《环保圈》的读者,可能对这4则案例还都有点印象,因为每一个我们都单独报道过。
其实,除了以典型案例的形式,每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结束后,都会向督察对象反馈问题,那里边也提到过不少污泥的问题。
比如去年8月进行的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除了督察期间,同步通报了北京、天津2则污泥案例外,到了今年2月反馈问题时,又提到了浙江的污泥问题。

在浙江,督察组发现:

嘉兴市港区三期地块历史上堆存大量含有毒性物质的污泥,2020年6月转运污泥时未按处置方案建设渗滤液导流沟和收集池,存在二次污染隐患。

要知道,第二轮第二批督察,有2家央企和2个国务院组成部门,真正被督察的省市只有北京、天津、浙江3个。
也就是说,3个被督察省市中,全部都发现了污泥问题,概率100%。
从这一现象中,也可以看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对于污泥问题的重视,每到一个省份,污泥问题必然是在督察清单上,想要逃是逃不掉的,只有做好工作,才能安全过关。




“污泥违规堆存”问题最多

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的4起污泥案例中,能够发现什么共性的问题?
首先,第一大问题,就是“污泥违规堆存”。
这在典型案例中是出现频次最高的问题,在北京、天津、辽宁都有发现。
例如,在北京,有大约1.8万吨污泥运被送至平谷区南独乐河镇望马台村泃河附近的砂石坑堆放,占地面积18.2亩,没有采取任何环保措施,仅利用一层塑料布进行简单防渗。
在天津,也有近10万吨由道路渣土冒充,直接倾倒在西青区卢北口村一处空地上,还有2.5万吨风干污泥违规堆存于绿洲苗圃角落。
情况最严重的是辽宁,在辽宁省朝阳市,督察组发现了两块临时堆存场,实际占地面积共100余亩,未经任何部门审批,也未采取有效的防渗漏、防流失措施。到今年5月督察组进驻时,已经累计露天堆存生活污泥达40余万吨,堆高达5米,并且仍在持续接收每日新产生的污泥。
由于这些污泥含水率高,流动性较强,流失入河和污染地下水的风险隐患非常突出。
▼朝阳市两块临时堆存场实际占地面积共计100余亩,大量污泥长期违法堆存
可以说,大量污泥违规堆存,已经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第一关注的污泥问题。
其次,第二大问题,是“污泥处置设施投运迟缓”。
大量污泥违规堆存,其实只是表象,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污泥处置设施建设迟缓。
在北京,督察组发现,平谷区于2013年就开始建设污泥无害化处理厂,但直至2019年8月才完成主体工程建设,进入调试运行。之后又因电力负荷不够等原因,难以实现污泥有效处理,导致洳河污水处理厂每天产生的约75吨污泥仍然继续进行不规范处置。
辽宁的情况也与此类似,早在2017年12月,辽宁省印发《辽宁省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十三五”规划》,就将朝阳市污泥处理厂(一期)工程列入规划工程项目清单,要求朝阳市2019年9月完成工程建设,2020年底前污泥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置。而2017年以来,朝阳市委、市政府还先后召开12次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等有关会议,研究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但“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朝阳的污泥无害化处置一直停留在会议研究上,未能落实到位。
直到今年5月督察组入驻,计划中的朝阳市污泥处理厂(一期)工程项目建设仍无实质性进展,仅处于用地动迁和场地平整阶段。

▼《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十三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要求地级及以上城市污泥无害化处置率应于2020年底前达到90%以上

图片

这一问题被频繁通报,反映出督察组非常关心各地的污泥处置设施建设进展,有利于推动地方政府加快污泥处置设施建设,释放出更多的投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已经有了污泥处置设施的地区,督察组还是会持续关注这些设施的运营情况,如果发现没有正常运营的,一样是会被通报。
比如在天津,督察组就发现,其2018年4月建成投运的一条污泥炭化工艺生产线,因为运行成本过高等原因长期闲置,沦为摆设。污泥则简单掺混粉煤灰后用于园林绿化,带来了较大的环境风险。
第三大问题,是“污泥非法填埋”。
污泥非法填埋的现象,在北京和四川都有发现,其中四川情况最严重。
在四川,督察组发现,遂宁新景源生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土壤改良之名,行非法填埋之实”,累计将将10.51万吨污泥直接倾倒或填埋于租用土地内。
更加严重的是,该公司在不具备处置工业污泥能力的情况下,违规接收填埋广安北控水务有限公司2.74万吨工业污泥。甚至还违法接收脱硫石膏约300吨,并将其中的230吨填埋于租用土地内,在该处形成510吨灰白色固体混合物,这已经涉嫌环境污染犯罪了。
▼新景源环保公司在租用土地内非法填埋天然气脱硫石膏,形成灰白色固体混合物,经鉴定属于危险废物
图片
而在北京,督察组也发现,有企业利用其他公司拆迁后的地块非法填埋污泥,造成土壤污染。经检测发现,其细菌总数已超过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泥质标准。
相比于污泥大量堆存,污泥非法填埋的性质更加恶劣,也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
除了以上提到的4类问题,其实督察组还提到过其他一些问题,比如污泥非法处置(冒充有机肥原料、用于园林绿化等)、主管部门“病急乱投医”,以及“应急处置变成长期违法处置”等,但大多只是个案,没有以上4类这么普遍。
总之,督察组最关注的其实就是地方有没有建设污泥处置设施,如果没有,是否导致了污泥大量堆存、污泥非法填埋、污泥非法处置,或者污泥去向不明等等,这些具体问题都是督察组关注的重点。




400亿污泥大市场启动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对污泥问题的重视,对于环保产业来讲其实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这有利于推动地方加快污泥处置设施建设,释放出更多的市场机会。
《环保圈》今年1月就报道过一则这样的例子: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在向上海市委、市政府反馈问题时提到,上海市污泥处置能力建设推进缓慢,浦东新区、崇明区未按要求建成污泥处理设施。部分污泥违规处置,青浦区污泥处理项目未落实环评要求,将部分重金属超标污泥堆肥后用于园林绿化。
随后,2017年7月25日,上海公布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其中之一就是要解决“老港垃圾处置基地128万吨含水率超标污泥长期堆存”的问题。
到了2020年8月,上海市正式发布《关于老港暂存污泥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服务的公开招标公告》,开始对老港暂存污泥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服务公开招标。当年11月,招标结果发布,上海复洁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中标5.37亿元污泥处理处置项目。
这个5.37亿的污泥项目,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央环保督察推动下释放的环保大项目相关阅读:5.36亿元!一桩中央环保督察引发的环保大项目)
▼老港暂存污泥库区现状鸟瞰图
图片
事实上,刚才上文提到的那些个案例,督察组在通报所有案例时,都提到了关于“监管不力”的问题。
在天津,督察组指出,原天津市建委项目办(现称天津市绿色建筑促进发展中心)及其主管部门天津市住建委对该项目监督管理缺失,甚至不闻不问、听之任之,存在失职失责问题。
在北京,督察组表示,平谷区水务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在组织签订《平谷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临时处理设施特许经营协议》后,对协议具体落实情况监管不到位,任由违规行为长期存在,存在失职失责情况。
在辽宁,督察组认为,朝阳市委、市政府对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重视不够,不作为、慢作为,工作推进不力;监督管理失职失责,污泥长期违法临时堆存,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在四川,督察组也表示,遂宁市、船山区落实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不到位,对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不重视,监管严重缺失,不作为、慢作为甚至乱作为,放任非法处置污泥严重污染环境问题长期存在。
总之,只要是发现有污泥问题的地方,其相关主管部门一定会被督察组点名,不管是建委还是水务局,或者是市政府、区政府,统统逃脱不了责任。
而这些被点名的政府部门,在接下来整改的时候,也会不遗余力地推动问题的解决。
比方说,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曾经通报过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祝家镇的一处污泥违规堆放问题,问题通报后,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向社会公开征集处置方案,逐步摸索出3类适合的工艺类型,分别是:电厂掺烧工艺、生物堆肥工艺和掺烧制砖工艺。
经过不懈努力,祝家现场堆存污泥清运工作于2019年9月底完成,现场回填覆绿工作于2020年5月中旬全部完成。
▼祝家现场回填覆绿工作于2020年5月中旬全部完成
图片
除了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推动,“十四五”规划中也明确规定了未来5年污泥无害化处置的目标。
在今年3月通过的“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决议”(俗称“十四五”规划)中,明确表示,“十四五”期间,要推广污泥集中焚烧无害化处理,城市污泥无害化处置率达到90%
辰于咨询公司的测算也显示,未来五年,我国污泥产量将保持2.3%的复合增长,到2025年达到1.6亿吨(包括生活污泥和工业污泥)。
与之对应的是,污泥处理市场将保持10.8%的复合增长,到2025年达到453亿元的投运规模。
一个规模达到400多亿元的污泥大市场,正在悄然开启